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 > 東海新聞
輪椅,在小山村里搖出幸福路
瀏覽次數:  作者:王秋俠  信息來源:  更新時間:2019-06-18 17:55:28

 攤過鏊子、賣過煎餅,賣過小百貨,學柳編、賺手工費……所有這些,在健全人身上不足為奇,但在她身上卻讓人心生敬意。點滴創業,收獲愛情,幸福生活。她叫李俠,東海縣李埝鄉窩子村人,今年40歲,自幼患小兒麻痹癥,留下雙腿不能直立的后遺癥,但她從未放棄對人生、幸福的追求,在行動極度不便的情況下,從不抱怨,搖著輪椅從苦難的困境出發——

東海縣殘聯為李俠家安裝的天陽能光伏發電設施.jpg

多災多難的農家
 
李俠的第一輛輪椅,陸立成給李俠買的,破舊了,李俠一直不舍得買廢舊。.jpg
李俠的第一輛輪椅,陸立成給李俠買的,破舊了,李俠一直不舍得買廢舊。.jpg
 
40年前的李埝鄉窩子村,山嶺薄地,人種天收,大多數的農家生活,僅僅維持溫飽。李俠的家里奶奶患有肺結核病,整日不停地咳嗽,爺爺的身體也不太好。李俠的姐姐、哥哥尚小。李俠3歲的時候,又患上了小兒麻痹癥。原本爸爸、媽媽成天在生產隊里干活掙工分,清苦的生活還能艱難地維持下來。為了給李俠看病,李俠的媽媽抱著李俠四處求醫問藥,貧窮的媽媽抱著病孩子,家里還有患病的老人,同樣也需要媽媽照顧的兩個孩子。李俠的媽媽心急如焚。五月,農忙時節,李俠的病一直不見好轉,媽媽只好抱著李俠回家農忙,等農忙過后,攢點錢,再外出尋醫問藥。
 
李俠在向收貨員交柳筐.jpg
 
40多年前,麥場上最機械化的脫粒機,就是那種很簡單的齒輪機器,安全防護措施不高,群眾俗稱“老虎口”機子。就是那樣的脫粒機,在那時也是個稀罕物,人們都著急地排隊等候著用。因為它持續脫粒量大,確實比老牛拉著碌碡打麥場快多了。再說了,要是天氣有變下雨,快要到手的糧食,就會霉爛在場上了。夏收夏種,一刻也不能耽誤啊。
“天有不測風云,人有旦夕禍福。”干了一天農活,李俠的媽媽又累又餓,在麥場脫粒的時候,一只手不慎被“老虎機”卡住了。鄉親們趕緊把她送到縣城的人民醫院,醫生檢查過后,告之需要截肢!
出事的那一瞬間,一個人的健壯毀滅,一家人的心靈癱瘓,缺個胳膊的殘疾,多了個看得見的尷尬。傷的,卻是說不出、看不見的內心。李俠媽媽心如刀絞——風雨中飄搖的農家,頃刻搖搖欲墜。
突如其來的災禍,讓這個貧病之家,雪上加霜。為給李俠治病,家里已經債臺高筑了。李俠的母親躺在醫院的病床上,忍著鉆心的疼痛,拒絕截肢、拒絕醫治。
時任李埝鄉黨委書記的陸立成,聞訊趕到醫院,多方協調解決李俠母親的手術問題。李俠的媽媽及時做了手術,生命是保住了,可是少了一條胳膊,成了個殘疾人,再也不能抱著李俠外出尋醫問藥了。
一大家子,缺吃少穿,艱難度日。好在陸書記定點幫扶李俠一家,讓他們全家在最困難的歲月里,看到溫暖和希望。辨聽陸大爺的腳步聲,成了李俠童年為數不多的樂趣。
 
 
歷經風雨的執著
 
許多年后,李俠的媽媽談起陳年往事,依然心懷感激:“那些年,要不是他陸大爺,哪還有俺們今天哦,那時候吃沒得吃,穿沒得穿,他陸大爺米啊、面啊、油啊……都送到家里來……”不是親人,勝似親人的關心,陸書記的至善相扶,讓李俠自幼學會獨立,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務事。因為李俠雙腿無法站立,直到10歲還沒有上學。陸書記便四處打聽賣輪椅的銷售點。一次到南京開會期間,為李俠買了人生的第一輛輪椅,輪椅的兩個輪子就是她的“腿”。有了“腿”,就能出門看看院子外面的藍天白云、綠樹紅花,那種新鮮、快樂、自由的感覺,李俠終生難忘。從此,李俠搖著輪椅去村里的小學上學了,那也是她追逐夢想的起點。幸福快樂的小學生活很快就結束了,中學在離家10多里外的鄉駐地,“退學吧,別給大家添麻煩了。”一個無可奈何的共識,讓李俠再次成為離群孤雁,折翼荒野。
小山村的道路崎嶇不平,注定搖著輪椅的李俠走得艱難。骨子里有股倔勁的李俠,不想在家里待著吃閑飯,就幫著家里人養豬、養牛。自打李俠的媽媽手殘疾了以后,陸書記就定點幫扶他們家,病殘之家是個“無底洞”。針對她家特殊性以及崗嶺薄地上大片的莊稼秸稈和荒草,陸書記幫她家制定了自主創業養牛、養豬的脫貧致富路子。逢年過節,陸書記都來噓寒問暖,李俠一直稱呼陸書記為“陸大爺”。
山道彎彎,冬去春來,姐姐出嫁了,哥哥結婚了,李俠也到了待嫁的年齡。雖說李俠長得濃眉大眼,心靈手巧,可是雙腿殘疾,在偏遠的小山村還是很難找到合適的婆家,再說了,爸爸媽媽也不舍得她好歹尋個婆家,嫁到外村。熱心人幫李俠介紹了一位山東省臨沭縣鄉村的小伙子,無父無母,愿意到李俠家照顧她。李俠的爸爸媽媽按照鄉村的婚嫁禮俗,給李俠成家了。
成家了,就是大人了,要獨立生活了。丈夫從外省嫁過來,除了一些體力活,家里的一切都要由李俠來操持。婚后,丈夫在家養豬,方便照顧李俠。李俠也不閑著,讓丈夫為自己改裝了一輛三輪車,騎著三輪車帶著爐子、鏊子、面糊、雞蛋、火腿腸,以及各種洗好的青菜,大大方方到集市上攤煎餅賣。冬天的時候,靠著爐子攤煎餅還暖和點;夏天,靠著爐子,攤一天的煎餅,烤得心焦。為了少去廁所,李俠堅持少喝水。不善言辭的丈夫,勸她不要再去了。“別人能干的活,俺為什么不能干?”李俠暗下決心,要盡快擺脫貧困,不能什么事情都都等著別人,她要靠自己的努力,改變家中的面貌。李俠用心經營著自己的小家,盡量不讓爸爸、媽媽還有陸大爺牽掛。
春夏秋冬,山路上風風雨雨。山路彎彎,留下李俠忙碌的車轍。
婚后一年,大兒子出生了。兒子的出生,給她帶來前所未有的歡樂和希望,也讓她倍感生活的壓力。兒子出生后,沒有奶水,只能買奶粉。白手起家,李俠夫妻倆連最廉價的奶粉都供不足。“大兒子小的時候,最怕有個頭痛腦熱的。”談及過往,李俠坦言道,“俺出行不方便,口袋里還又沒有錢……”孩子生病的時候,每天的生活都象是一場戰斗, 穿衣、坐立、上下輪椅都常人難以想象的。慌亂和焦慮中,李俠有時候難過掉眼淚。“站起來!”淚光中,是李俠內心最強烈的吶喊 。“站起來!”李俠心中不停地喊,拼命地掙扎,結果卻是跌到床下,摔破皮也沒疼的知覺,
兒子嗷嗷待哺的聲音,仿佛像一道光,隨時都能照亮自己看不到的遠方,讓李俠不論走到哪里,都不再畏懼。
李俠在家照顧孩子,雖然不能再去街上、集市上攤煎餅買了,但是李俠創業的夢想,依然縈繞在心頭。她給大兒子取名李創業。
女本柔弱,為母則剛。日子很清苦,可是李俠搖著輪椅很快樂,言語爽快。兒子一天天長大了,能上幼兒園了,她把改裝的三輪車開出家門,到街上賣小百貨,也方便接、送兒子上學。丈夫在家搞養殖,李俠起早貪黑帶著兒子、做點小生意。身有殘疾,生活的道路上,她的車輪一直向前,生活的意義只能自己去體味,也只有經歷過的人,才會對生活有著深刻的認識。
 
笑顏如花的幸福
 
李俠坐在輪椅踏板上編制柳筐.jpg
 
“整整500個柳筐,沒有一個次品,都合格了!”
夏日的午后,陽光燦爛,滿目青翠的小山村里,李俠家簡樸的農家小院門前,停著一輛大卡車,卡車上整整齊齊碼放著棕色的柳編框。卡車上的收貨員一邊笑著啟動車,一邊對車下坐著輪椅的李俠說著話,“李俠啊,一個小筐,一元手工費,看著不起眼,聚少成多,錢,可就多了哦……”
李俠一邊笑著與車上的兩個工人揮手告別,一邊調動輪椅的車頭,回家繼續編制她的柳筐。
三間水泥瓦房,老實寡言的丈夫,三歲的小兒子虎頭虎腦,著實招人喜愛;15歲的大兒子在縣城讀初中,院子的前面是一排豬舍,豬舍里有5、6頭準備產崽的母豬……
李俠坐在輪的腳踏板上,雙手熟練地編制著小柳筐的同時,笑呵呵地說著她的所有。鍋碗瓢盆的交響里,一家四口過著簡單,幸福的生活。樸實的敘述,卻讓人感動。
日子一天天好起來了,創業的路上,雖然沒有什么驚人之舉,可是一日三餐日漸豐富,銀行里也略有存款。李俠的臉上常常掛著笑容。
三年前,剛巧那會小兒子出生,山東省臨沭縣的柳編手工活,放到村里。來料加工,村里很多小媳婦都學起了柳編。就是這份常人看起來很稀松平常的事情,卻讓李俠內心很高興,心靈手巧的她一合計,覺得很適合自己,既能照顧小兒子,又能待在家里賺錢,不用丈夫擔心自己風里來雨里去,出門做小生意也不方便。內心喜悅的李俠,坐在家里有了更加便利的增收渠道,她給小兒子取名李創新,及表達對兒子長大成人后的期望,也是她對生活的感悟和自勵。
李俠很快就學會了柳編技術,她編的筐,收貨的工人都笑稱是:“免檢產品。”守著家人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李俠要的就是一份簡單的幸福。
今年春天,讓李俠意想不到的,東海縣殘聯免費為她家安裝了價值2萬多元的光伏發電設施,除了自家用電外,用不了的電,還自動并入國家電網,所得收益會直接打到她家的銀行卡。此外,李俠還享受重度殘疾人生活補貼政策。
在孤單徘徊中堅強,輪椅翻越坎坷。“你恨命運嗎?”有人問。“不恨,感激命運,命運給了我與眾不同的身體,但也給了我同別人一樣的幸福生活。”李俠是那么陽光、真誠、爽朗,懂得感恩,富有活力。經歷風雨,有陸大爺和一些好人的關心和幫扶,李俠更加明白了“恩重如山”的內涵。經過了那么多的苦和痛,李俠只愿意記住那些給她鼓勵和溫暖、真心幫助過她的人,生活中,她正努力地把那一份份的愛心傳遞給更多的人,讓更多的人感受到愛和溫暖。李俠,一個平凡而又不凡的鄉村婦女,命運曾給了她苦難,她卻用微笑回報世界。
雖然坐著輪椅,但她同樣搖出笑顏如花的幸福。
陸立成和李俠及李俠的爸爸、媽媽、丈夫.及小兒子jpg.jpg
 
聯系方式 | 關于我們 | 移動應用 | 商務合作 | 版權聲明 | 網站地圖
台球高手免费试玩